[淡圈]茶

weibo:很好喝普洱茶
Line ID:puercha97219
这儿茶茶
喜欢超恺
是个沙雕
置顶安排一下

手机开省电模式竟然比普通模式费电得多???

/不解

路灯

街口的路灯苟延残喘,散发着最后一丁点的温暖。
远远的走过来,能听到他沉重的咳嗽声。
雪和雨把它掩埋。
它仿若弯腰驼背的迟暮老人,终于,那唯一一点光亮也摇摇欲坠。
雪和雨压弯了他的身躯。
伴随着一声重重的叹息。
它死了,仿佛不曾来过。

推歌!
灵感乍现!!!(希望是真的x)

普洱茶味的置顶

这是一个不走心还废话特多的置顶。
占tag致歉!!!!!!

圈名 茶茶
你可以叫我 小茶 阿茶 笨茶 茶哥
微波:很好喝普洱茶(新号 旧号废了)
贴吧:普洱茶-

Line ID:puercha97219


本人是个学生狗 平时学业不算忙
但是就是懒得码字 期望word自动码字
咕咕咕是我的信仰 我就是鸽子精
众多坑未填的小透明
我告诉自己 坑 总有一天会填完的
嗯 大概吧

各位如果对我感兴趣可以点波关注!!!
顺便发个私信咱扩个列也行!!!
一起码字啊兄弟姐妹们!!!

平常产超恺的粮 最近有点淡圈了
但超恺永远是我的初心没毛病!!!!!!
文会继续写 只是速度较慢

沉迷原耽
手痒痒拿起笔自己写
反正 没什么进展就是了

沙雕表情包加上年更的文
有可能会抽风拾起网易云音乐评论分享
很少追星 有玩游戏 有在看书
倾向名家名著 不看言情
虽说书看了不少但是也没啥进步
文笔沙雕没水平 幼儿园小班文笔无疑
偶尔文艺几句也都是书上学来的

没啥雷点吧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最后 希望自己的文笔能好一些
多读点书 多码点字 多填填坑

就不打超恺tag了怕被打
搞ji十连
某些图源自网络侵删
文字是自己搞的

九图 完美
图源网络侵删
文字是自己搞的
欢迎各位大佬享用!!!

欢迎各位拖更大佬使用


文字是自己搞的


一起沙雕啊小老弟们

沙雕文
文笔渣凑活看吧
原创!!!


















文官是一个真文官。
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富家小姐人见人爱。
眉眼盈盈,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两弯柳叶吊梢眉,是神仙下凡没错了。




武将是个真武将。
同时也是个上战场的机会没多少的武将。
拿得起青龙偃月刀,吃得起茅厕里的屎。
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
胡子拉碴尽显男人魅力,虎背熊腰人高马大,一巴掌拍死野兽,一腿踢翻大象。




某天,一位黄文作者到访。
文官也有在书店翻阅过这位作者的本子,寥寥几页,就搞得他面红耳赤扔下书就跑了,跑了二里地才反应过来已经到郊区了。
黄文作家说想请教文官一些问题。
文官咧了咧嘴角,“姑娘说的…黄文,呃,是…怎样的呢?”
黄文作者嘿嘿嘿的笑,从布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黄色笔记本,递给文官,示意他打开看看。
文官自知是拒绝不了这份差事了,修长的手指划过那黄色封面,稍有迟疑,却还是打开了。
他吞了一口口水,细密的汗珠已经从额头上渗了出来。
“您看看,这上头写的,”黄文作者指了指其中一处,“这里写的,是不是有些许的不自然?”
文官用袖口拭了拭汗,“咳,这…”他一时语塞。
这,两个大男人,在床上做各种不堪入目的…运动,这这这…成何体统!!!
霎时,文官的脸就憋得通红。
黄文作者觉察到了不对劲,问道“您没事吧?”
文官摆摆手,把本子还给黄文作者,扶额叹气。
“文圈的风气都被你们这帮小家伙带坏了,悲哀!”
黄文作者一听这话,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我们黄文作者也是有尊严的!!!”
“从良吧,姑娘,你还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您不要像学堂里的老师那么语重心长啊!!!”
“姑娘,黄文可以写,就是这男人和男人做这种事情…本人实在是接受不来。”
“那您喜欢什么样的?”
“普普通通,如清水一般,平谈无奇,就可。”
“您有范文否?”
黄文作者星星眼。
文官自知拗不过这小姑娘,只好默叹一声,进了屋,拿了一摞纸摆在桌子上。
哦豁!作战任务成功——逼他放大招!
“这些都是,您写的?”
“平时安下心来,写上那么几笔,沉淀总会出精华。”
黄文作者抓着手里的稿纸一把鼻涕一把泪“哇!这是!这是兄弟情啊!!!兄弟情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情感,正是当今社会所推崇的啊!!!
文官的文笔清冷淡漠,淡水一般,却又如清风拂面,在里面也能体味到不一样的甜腻。
文官略有嫌弃的把稿纸拿过来,递过去一张纸巾“紧跟时代脚步罢了。”
“真的,很精彩!1551!!!”
“姑娘,鼻涕眼泪擦一擦,滴到稿纸上就麻烦了。”
“嘤嘤嘤您可否能把这些文稿借我一看?”
“你…”文官犹豫,看到黄文作者哭红的眼睛,带着泪痕的脸庞,突然从心底里涌出一股母爱之情,心软了,“拿去吧,注意要好好保管,阅读完毕后请姑娘务必交还于我。”
“好嘞好嘞!!!!!!”
黄文作者满意的把稿纸塞进背包里,和文官道了别,心里打算着后面的行动。
没想到文官大人如此痴迷于兄弟情,那就好办了!我已经提前做了功课,武将那边,应该能拿下!




黄文作者又找到了武将。
这是城中最好,最牛逼的武将。
武将喜欢料理,喜欢把屋子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在太阳底下睡觉。
武将喜欢画画,线条描绘的甚是细腻,令人拍案叫绝。
武将或许也可以叫做画手。
武将的反差萌就在于此。
武将给黄文作者端了一杯刚沏好的普洱茶。
黄文作者抿了一口,那沁人心脾的清香直达味蕾,只想说一个字——爽!
武将问她来这里做甚。
黄文作者神秘兮兮的拿出黄本子,递给武将。
武将随手翻了翻,皱着眉头喝光了手边的红茶。
“文笔不错,这内容…”
黄文作者挺着胸脯等待夸奖。
武将没说话,把黄本子还给黄文作者,径自走进卧室内。
黄文作者端着茶杯忐忑不安,如坐针毡。
得找个机会把文官的稿子给他看…
不过一会儿,武将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本画册。
“姑娘,请过目,这是我闲来无事画的。”
他递给黄文作者。黄文作者接过来,一页一页的,小心翼翼的翻看。
“啊!!!这难道就是!!!兄弟执手,仗剑天涯?!”
“可以这么理解!”
武将笑嘿嘿的搓着手。
“呜呜呜,这是何等美好的兄弟情啊!”
黄文作者说着,眼泪鼻涕一块横流。
武将的画风大多偏古风,又有几张偏日系,还有几张不明画风的沙雕火柴人。
线条流畅,一气呵成!妙哉妙哉!!!
“喵啊!!!”
黄文作者翻到一页,忍不住赞叹——翩翩公子,在月下独酌,清冷,悲凉!
好一个“月下酌清酒,公子问情何”
“姑娘,你为啥要学猫叫?”
黄文作者上下翻滚“啊,没事没事,我觉得!您的画风,简直太他妈的棒了!棒呆了!彩虹屁送给您!!!给您打电话!!!”
“姑娘,莫激动,我还没过问你,有何事相求啊?”
黄文作者恍然顿悟的“哦”了几声,从布袋里掏出被压的平平整整的文稿,拿给武将看过。
“如此甚好!这是哪位大人写的?”
“咱城中最有名气的文官大人是也!”
“啊!是那位大人吗?原来他也对这方面颇有研究?”
“如果您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约他出来,和您见上一面!”
“甚好甚好!!!那就谢过姑娘了!”
黄文作者满足的抱紧了怀里的布袋,一蹦一跳的回家去了。
从真人身上取材,过于真实!!!
这次即使不写黄文,单单一篇兄弟情,也能大卖!!!笃定!!!




文官抿了一口酒,轻轻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三人雅间内,空气仿佛凝固。
黄文作者打破了尴尬,咳嗽几声,推了推身边的武将。
文官挑眉,看了一眼武将手边放着的弩。
粗暴之人。他想。
文官对于这种人高马大虎背熊腰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习武之人,印象不是很好。
整天打打杀杀,没个正形。
武将也咳了几声,开腔道“那啥,这位…兄台,哦不,大人…这位大人,我呢,看过您写的那篇文章…”
武将此时就像个唯唯诺诺的小姑娘,扭扭捏捏不好意思。
文官放下酒杯,一瞪眼“这位公子,你,阅读过我的文章?!”
文官一瞥黄文作者,怒不可遏。
黄文作者低下头避开文官的目光揉着衣角。
“啊,是…您,文笔很好…”
“过奖了,不过是些不起眼的东西。”
文官没好气的回答。
“那,请您能看看我的…我的画…吗?”
文官点头“嗯。”
文官接过那画本,轻轻翻阅着。
有时皱眉,有时舒展开眉头,又有时愣了一愣。
文官把本子还给武将。
“我可以走了吗?”
“哎!大人留步啊!!!”
武将一把抓过文官的手腕。
文官脖颈处的露出一个红色印记。那是十多年前,因为战乱失散的好友宁桀的,呈凤凰摆尾状,独一无二,世上绝无第二个人拥有的胎记。
文官站立不稳,险些摔在武将的身上。晃了一晃,才站稳。
他挣开武将的手,揉了揉手腕,眉头紧锁,嘴唇紧抿着。
武将却在这个不经意的动作中看到了宁桀的影子。
“宁…桀?”
他试探的,喊出了声。
文官仿佛被闪电刺中般,僵硬的转过身来,泪水已经滑落。
他明白了,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世事变迁,之前的记忆深埋大脑,却总有一个机会,刺激大脑皮层,记忆再次被调出来,重新的,和对面这个人融为一体。
黄文作者愣了。
妈也?我这是促成了一段姻缘吗?
即使是吃狗粮也要开心啊!
两人热泪盈眶,相拥而泣。
“蒋珩,这么多年,你…变化太大了,要不是你喊出了我的名字,或许这辈子都…”
“错过了一次,就不能再错过下一次…”
黄文作者咬手帕,土味情话也好感动呜呜呜!!!




反正,最后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各自成了各自的绑画/绑文。
在写写写/画画画之下,两人C位出道。














番外.
黄文作者捏着手里的稿子不满的咂嘴。
好好的一个文邹邹小清新怎么就变成进度极快过程一笔带过战乱全他妈都是狗屁的感人至深兄弟相认的…沙雕文了?
战乱的故事…真的不打算写了?编辑推了推眼镜。
黄文作者连连摆手,快三千字了,凑个整,战乱什么的都是狗屁,一笔带过,让读者有这么个记忆就行了。
编辑默默的看了一眼稿子,你开心就好。





番外.战乱
由于文章还没凑够三千字,黄文作者特地去了武将家里一趟,进行二次取材。
“您能讲讲战乱的事儿吗?”
“战乱,就是无穷无尽的杀戮,烟火缭绕…”
“我跟宁桀,和大人们失散了,踉踉跄跄的躲避着随时扔过来的炮弹…”
“但是,有一颗炮弹,还是没躲过…”
“那颗炮弹,就那么直直的向我们冲过来…”
“当时,我都傻了,宁桀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力气,把我给推开来…等我从昏迷中醒来,发现我待的这片地界已经成废墟了,焦黑的土地,躺了一地的尸体…”
“我找了一整个白天,翻遍了整个尸堆,直到天黑都没有找到宁桀,可我总觉得他还活着,他或许跑到其他安全的地方去了,或许…”
面前的壮汉这么说着,眼泪流了一地。
黄文作者有备而来,掏出纸巾递给武将。
武将拿过来擤鼻涕,接着说“之后,我在城里定居下来,也在有意无意的寻找着宁桀的痕迹,结果今天…”
壮汉又抓过纸巾拭泪。
“啊,真是,催人泪下涕泗横流可歌可泣感激涕零的感情啊!!!”
好的,应该能凑够三千字了。黄文作者心想。

约稿啦!!!

一个咸鱼写手
文风多变普遍沙雕
也偶尔正经
可以先点我主页看看
再考虑约不约稿!!
然后
1k大概6r 可以刀!
r18不接 主写bl
bggl也是可以考虑的
同人 也写
任何付 款方式都可以!
你可以先付 款也可以后付 款!

由于是学生党交稿慢请谅解
私聊我获取更多信息w

50粉点梗啾咪

占tag致歉!!!
小透明好不容易50粉
所以来不要脸的求各位点梗!!
那个啥 肉就算了吧
就我这文笔写不出来呜呜呜…
截止到下星期一
求各位点梗!!!
看到的各位不妨来评论一哈子!!
我会努力写好的!!!